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中宣部11日在江西于都、瑞金和福建長汀、寧化舉行“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主題采訪活動啟動儀式。

 資  訊 

【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百名紅軍用生命捍衛人民至上

即時 | 2019-07-14 09:42

央視網消息(新聞聯播):1934年10月,中央紅軍長征先遣隊紅六軍團行進到貴州石阡,一場悲壯的戰斗在困牛山打響。百余名紅軍戰士寧死不做俘虜、寧死不傷百姓,做出了縱身跳崖的壯舉,譜寫了一段鮮為人知的感人故事。

困牛山三面被河谷包圍,山體狹長,地勢險惡。當地人說,牛到這兒也會時常迷路,因此得名。在這里,我們找到了跳崖幸存紅軍陳世榮的后人。

1934年8月,陳世榮跟隨紅六軍團離開湘贛根據地,開始西征。當進入貴州石阡境內時,部隊陷入國民黨24個團的包圍中。10月16日,為粉碎敵軍的圍追堵截,十八師師長龍云決定帶領五十二團的800多人,用自身當誘餌,將敵人引到軍團主力轉移的相反方向。

在困牛山,紅軍組織了多次小規模的突圍,最后還剩下陳世榮等百余名戰士堅持戰斗。而此時,敵軍居然把當地老百姓推到最前線,充當擋箭牌。

眼看著敵軍趕著老百姓一點點靠近,紅軍戰士無法把槍口對著他們繼續戰斗。面對步步緊逼,陳世榮和戰友們退到了山坡的盡頭,那是一處二十多米高的斷崖。退無可退,但與敵人拼命又會傷及百姓,怎么辦?

戰士們砸爛了手里的刀槍,義無反顧跳下了山崖,用他們寶貴的生命,換來了8天后軍團主力的成功會師,也譜寫下長征中驚天動地的英雄壯舉。

在跳崖過程中,有十多位戰士被樹木攔住幸存下來,陳世榮就是其中之一。村民把他收養在家中,認作親人。陳世榮也隱姓埋名,把軍號藏到了山谷,直到解放后又找了回來。2001年,陳世榮老人在石阡安詳離世,這把見證了困牛山血戰的軍號被“紅軍長征在石阡”陳列館保存。

2002年,貴州省組織多名黨史研究者,歷時一年多調查考證,終于揭開了困牛山當年的那段壯舉。百名紅軍英勇跳崖,用生命捍衛人民至上的故事將被永遠銘記。

黎平,紅軍在這里改變戰略方針

即時 | 2019-07-08 20:18

新華社貴陽7月8日電 題:黎平,紅軍在這里改變戰略方針

新華社記者朱超、李黔渝、張瑞杰

游客在黎平會議紀念館里參觀(7月2日攝)。新華社記者楊文斌 攝

飛檐翹角,庭院座座,廟堂館署,鱗次櫛比……走進有著600年歷史的黎平“翹街”,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讓人有“穿越”之感。

再走長征路的記者一行,近日來到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黎平縣。正是在這一黔、湘、桂三省區結合部,召開了紅軍長征以來首次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黎平會議是一次關系紅軍命運、中國革命前途的重要會議?!敝泄仓醒朦h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著的《紅軍長征史》中寫道。


“偉大轉折的起點”

翹街因兩頭高中間低、形似扁擔而得名,如今商賈云集,店鋪林立。在街心地勢低處,一座造型考究的徽派建筑上書“黎平會議會址”,對面的“江西會館”舊址現為黎平會議紀念館。從紀念館正門拾級而上,一行紅色大字“偉大轉折的起點”映入眼簾。

據《紅軍長征史》記載,1934年12月12日,中央幾個主要負責人在湖南通道縣境內召開了非常會議。毛澤東提出紅軍必須西進貴州,避實就虛,尋求機動,在川黔邊創建新根據地。

當日,中央紅軍依照中革軍委命令,突然改變行軍路線,轉兵貴州進入黎平?!巴ǖ擂D兵”讓紅軍暫時脫離了險境。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在《長征行》中寫道,通道會議只解決了當時“萬萬火急”要立即解決的進軍路線,并未解決戰略方針的分歧。

這是在黎平會議紀念館拍攝的還原軍民加工軍糧場景的塑像(7月2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思維 攝

“為了改變博古、李德原定的戰略方針,在政治局里以毛澤東為代表的大多數同志,要求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討論中央紅軍的戰略方針?!薄都t軍長征史》記載。

12月15日,紅軍攻占黎平城。3天后,黨中央召開政治局會議。這距紅軍以傷亡慘重的代價渡過湘江已過去半個月。受“左”傾冒險主義危害,中央紅軍長征出發以來屢受挫折,由8.6萬人減至3萬余人。

黎平會議會址就選在翹街中間的“胡榮順”店鋪。這棟始建于清嘉慶元年的徽式建筑占地800多平方米,分前后兩進,四周封火墻圍砌,店鋪以及周恩來、朱德辦公室兼住室保留了當時原狀,現在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店鋪旁邊是德國傳教士郁德凱開設的福音堂,當時這里有博古和李德的居室。毛澤東、張聞天、王稼祥則住在翹街另一頭一位清朝進士的宅院里。


游客在黎平會議會址前參觀(7月2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實事求是,獨立自主

據黨史記載,黎平會議由周恩來主持,開了一天一夜,爭論十分激烈,最后接受了毛澤東的正確意見。

會議通過了《中央政治局關于戰略方針之決定》,明確指出:“政治局認為過去在湘西創立新的蘇維埃根據地的決定在目前已經是不可能的,并且是不適宜的?!薄罢尉终J為新的根據地區應該是川黔邊區地區,在最初應以遵義為中心之地區,在不利的條件下應該轉移至遵義西北地區?!?/p>

黎平會議紀念館副館長易同軍說,當時蔣介石已經斷定中央紅軍欲北上湘西與紅二、紅六軍團會合,并且調集重兵,布下“口袋陣”。如果按照博古、李德的原計劃行軍,這可能讓剩下的3萬多中央紅軍全軍覆沒。

他說:“黎平會議確定了新的戰略行動方針,為中央紅軍指明了前進方向,也為遵義會議完成偉大轉折打下了基礎?!?/p>


這是黎平會議會址一景(7月2日攝)。新華社記者王思維 攝

石仲泉認為,黎平會議是中共中央從江西中央蘇區突圍出來之后召開的第一次政治局會議。它第一次否定了博古、李德頑固堅持的使紅軍遭受巨大損失的錯誤戰略方針。它第一次結束了從1931年11月贛南會議以來長達三年時間內毛澤東在中央受排斥的地位。

他指出,這決定了黎平會議是以遵義會議為偉大標志的系列會議中的第一次重要會議。

紀念館一面墻上寫著這樣的話:黎平會議在中國革命史上具有重要的歷史地位。它給人以深刻的啟示,就是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實行民主集中制;實事求是,獨立自主,一切從實際出發;敢闖新路,敢于突破,敢于勝利。

易同軍說,一部紅軍長征史告訴我們,只有立足實際、獨立自主開辟前進道路,才能不斷走向勝利。這對于我們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有著重要意義。


這是黎平會議會址一景(7月2日攝)。新華社記者王思維 攝

信仰之力 穿越時空

即時 | 2019-07-08 12:48

“天欲墮,賴以拄其間”

信仰之力 穿越時空(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本報記者 劉華新 劉佳華

一灣碧水,蜿蜒北去。

在廣西興安縣城北15公里的界首古街旁,坐落著一座名為“紅軍堂”的磚瓦房,堂前的湘江寬不過百米。

就是這樣一條不是很寬的江,1934年冬,險些阻斷了中國革命的前程。也是因為這條江,中央紅軍由長征出發時的8.6萬余人銳減至3萬余人。

江畔那座紅軍堂,就是當年紅軍長征突破湘江的渡江指揮所之一。

歲月無言,江水作證。85年過去,記者再走長征路,在桂北大地追尋湘江戰役的遺跡,感受穿越時空的信仰之力。

血戰:用生命鋪就前進道路

“三年不飲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魚?!标P于湘江戰役之慘烈,桂北地區流傳著這樣的說法。

“湘江之戰是關系中央紅軍生死存亡的關鍵一戰”“湘江戰役是紅軍長征以來最壯烈的一戰”——《中國共產黨歷史》這樣評價。

1934年11月25日,中央紅軍在接連突破敵人三道封鎖線后,進入廣西,此時國民黨中央軍、湘軍、桂軍以及粵軍共26個師近30萬人,從四面包圍,妄圖殲滅紅軍于湘江以東。

既不能北進,也不能南下,更不能后退,紅軍唯有奮勇向前,殺開一條血路,渡過湘江。

在灌陽新圩,紅三軍團第五師阻擊桂軍,那年,紅五師師長李天佑21歲,他后來回憶道:“第一天在連續不斷的戰斗中過去了。從第二天拂曉起,戰斗更加激烈,敵人加強的兵力火力,輪番沖擊……”部隊十分疲憊、彈藥不足、敵眾我寡,嚴重減員,戰士們在煉獄般的戰場苦苦堅守。是役,紅五師加上接防該陣地的紅六師第十八團,共傷亡3500余人。

“在光華鋪阻擊戰中,紅十團團長沈述清和繼任團長杜中美在一天之內相繼壯烈犧牲?!惫鹆贮h史專家黃利明說。

“英雄忠報黨恩重,戰死沙場是善終?!蹦_山鋪阻擊戰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響,戰斗空前慘烈,至12月1日紅軍撤出白沙河防線,2000多名指戰員犧牲。

為掩護軍委縱隊和紅軍主力搶渡湘江,紅五軍團第三十四師陷入重圍,被截斷在湘江東岸。時任該師第一〇〇團團長的韓偉在回憶文章中寫道:“敵人圍殲我黨中央、軍委和主力紅軍于湘江之側的企圖未實現后,惱羞成怒,反撲過來,叫囂殺我片甲不留?!?/p>

重兵包圍之中,紅三十四師孤軍奮戰,彈盡糧絕,“為蘇維埃新中國流盡最后一滴血”,除極少數突圍幸存外,絕大部分將士壯烈犧牲。師長陳樹湘率余部向湘南突圍,負傷后不幸落入敵手,他乘敵不備,斷腸明志,英勇就義,年僅29歲。

突破:用信仰書寫歷史答卷

“我們不為勝利者,即為戰敗者,勝負關系全局?!薄巴吲e著勝利的旗幟向著火線上去!”1934年12月1日凌晨,在中共中央、中革軍委、紅軍總政治部聯名給紅一、紅三軍團發出的指令中有這樣兩句話。當天,各處戰場的戰斗愈發激烈。

鳳凰嘴是湘江以東紅軍各部搶渡的最后一個渡口?!凹t軍在江上過,兩架飛機在頭上扔彈、打機關槍。江面上漂著很多紅軍尸體,有很多是老百姓后來去埋的?!奔易V西全州縣鳳凰嘴渡口的蔣濟勇老人仍忘不了當時情景。

到12月1日下午,界首和白沙河防線相繼失守,敵人封閉了湘江通道。此時,軍委縱隊已全部過江,主力紅軍也在這天渡過湘江。

“滿天都是星光,火把也亮起來了……這真是我生平沒見過的奇觀?!倍蛇^湘江,進入西延地區,12月4日,軍委第一縱隊開始翻越紅軍長征以來遇到的第一座高山,陸定一的《老山界》記錄的正是當時的情形。翻越老山界后,紅軍通過桂北少數民族聚居區,離開廣西,進入湖南。

“湘江戰役可以說有兩個突破?!睆V西黨史專家農丕澤說,一是突破了國民黨軍的第四道封鎖線,粉碎了其將紅軍消滅在湘江以東的圖謀,保存了中央機關和中央紅軍主力,勝利達成了突破湘江的戰役目的;二是廣大紅軍指戰員通過對比,認識到教條主義對革命的危害,為突破教條主義的禁錮、重新確立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打下了最廣泛的群眾基礎。

“山。刺破青天鍔未殘。天欲墮,賴以拄其間?!敝醒爰t軍過廣西,只有短短十幾天,但這是挽救紅軍命運、扭轉革命前途的十幾天。正如毛澤東作于長征途中的《十六字令》所指:面對有如天塌般的劫難,紅軍將士們懷著如山般崇高且堅定的信仰,血戰湘江,一往無前,砥柱中流,立地頂天。

愛民:用鐵紀筑牢取勝基石

1934年12月,紅軍進入廣西龍勝各族自治縣后,紅三軍團某部經過泗水鄉周家村,邀請當地幾個主事的瑤民座談,了解疾苦,宣傳民族政策和革命道理,鼓勵他們與反動派斗爭到底。紅軍走后,老人們順著他們留下的“紅軍絕對保護瑤民”“繼續斗爭,再尋光明”標語筆跡,把兩句話刻進石頭里,一直保留至今。

廣西北部世居著瑤、侗、苗、壯四個少數民族,是紅軍長征途中經過的第一個少數民族聚居區。鐵一般的信仰熔鑄鐵一般的紀律,戰士們的一言一行,各族同胞看在眼里,記在心里。

湘江戰役前,紅軍總政治部發布了長征以來第一個民族工作的綱領性文件《關于爭取少數民族工作的指示》,要求部隊嚴格執行群眾紀律,絕對不許對少數民族有任何騷擾和侵害。1934年11月29日,《關于瑤苗民族中工作的原則指示》發布,要求“在一切工作中,必須不疲倦地”做好民族工作,還作出“買東西用銀元或銅板,不許用蘇區鈔票;買糧買雜糧不買大米;不與各族同胞爭井水、共廁所”等規定。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一部紅軍長征史,就是一部反映軍民魚水情深的歷史?!奔t軍是人民的軍隊,有鐵紀,更有柔情。

1934年12月10日,軍委縱隊駐扎在龍勝縣平等一帶,敵特縱火燒村寨嫁禍給紅軍。周恩來一面派部隊警戒,偵查可疑之人,一面與其他同志指揮部隊救火,保住了村寨和鼓樓。后來,紅軍還出資救濟受災百姓。

新中國成立后,周恩來曾指揮救火的鼓樓改名為紅軍樓,審判敵人的地方改名為審敵堂。85年風吹雨打,兩座建筑依然安靜佇立,人們覺得紅軍仿佛從未離開。

紅軍軍醫為灌陽縣水車鎮水車村村民翟順修剛滿兩歲的孩子免費治病開藥,孩子病情好轉。后來,翟順修見紅軍準備架橋過灌江,把家里的大桌子、門板都扛了出來,給紅軍架橋,還到江心和紅軍一起打樁,幫助紅軍渡江。

陳云在《隨軍西行見聞錄》中說:“紅軍之所以能突破重圍,不僅在于有軍事力量,而且在于深得民心?!崩习傩諡榧t軍帶路,給紅軍送飯,有的還參加了紅軍……中央紅軍從廣西走過的十幾天很短,這份魚水深情很長。

傳承:用行動告慰烈士英靈

“我爺爺就是戴著這種斗笠參加紅軍,參加長征的?!?月1日,興安縣紅軍長征突破湘江烈士紀念碑園里,來自福建長汀的紅軍后代蔡金旺將一頂斗笠捐獻給碑園。

蔡金旺的爺爺蔡開銘,1933年參加紅五軍團第三十四師,在湘江戰役中英勇犧牲。蔡開銘留給族人最深的記憶,就是頭戴斗笠參加紅軍去了,祖屋里沒有他的畫像,只能掛著一頂這樣的紅軍斗笠。

蔡金旺說,斗笠雖易破損,“但不可破損不可焚毀的紅軍革命精神,卻在長征沿途播撒,在中國大地播撒?!?/p>

悠悠歲月,紅軍后代及無數壯鄉兒女傳承長征精神,以行動告慰烈士英靈。

今年69歲的李清鸞,在42年前嫁到灌陽縣灌陽鎮排埠江村,在整理屋子時發現一面印著五角星和黨徽的紅旗,原來是愛人黃永富的曾祖父黃合林85年前替一名紅軍戰士保管的。

1934年,黃合林救治了一位在湘江戰役中負傷的紅軍戰士。紅軍戰士傷勢好轉后要去找部隊,臨別時將隨身攜帶的一面紅旗送給黃合林,讓他好好保存,自己在革命勝利后會來取。

黃合林將那面紅旗包了一層又一層,用一個小木箱裝好,藏了起來。臨終前囑咐兒子黃榮清好好保存,等那位紅軍戰士來取走。1979年黃榮清去世前,讓孫媳婦李清鸞把紅旗交給縣武裝部,請他們去尋找那位戰士。如今,這面紅旗靜靜地躺在廣西壯族自治區博物館里,訴說著85年前的約定。

紅軍長征突破湘江烈士紀念碑園管理處副主任尹湯懷,1996年參加工作,從對湘江戰役一無所知的門外漢成長為同事心目中的“活教材”,20多年來,他也走在自己的“長征路”上。

“工作這么長時間,每天不管多晚,我都會在睡前看黨史書籍?!币鼫珣驯硎?,作為一名講解員,有責任將湘江戰役中那些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講述給更多人聽,將長征精神永遠傳承下去。

從月入四百大洋到數過雪山草地——紅色醫生傅連暲的長征路

即時 | 2019-07-04 08:42

東南網7月4日訊(福建日報 梅常偉 李松 劉斐 劉羽佳 吳劍鋒)

在福建省長汀縣福音醫院舊址,記者見到了傅劍平。這幾天,“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主題采訪團進入長汀,75歲的傅劍平變得格外忙碌——他的叔公、紅色醫生傅連暲,曾是這所醫院的院長。

1933年初,傅連暲將福音醫院和全部家產捐給紅軍,舉家遷往瑞金。170名運輸隊員用了半個月時間,才把醫院除地皮、房屋外,包括玻璃門窗、百葉窗在內的所有東西搬完?!都t色中華》報道傅連暲的事跡時,稱贊他為“蘇區第一模范”。

第二年,擔任中央紅色醫院院長的傅連暲隨紅軍開始長征。組織上考慮到傅連暲體質虛弱,肺病尚未痊愈,便專門給他準備了一頂四人抬的轎子。后來,因轎子目標太大,走山路時行動困難,傅連暲改為騎馬。

對傅連暲而言,艱辛程度可想而知。隊伍到達湖南時,經過一條狹窄的山路,一邊靠山,一邊靠河,傅連暲騎在馬上,想給后面的部隊讓路,誰知馬一失蹄,他連人帶馬掉入河里。幾位紅軍戰士把他救起,那匹馬卻被湍急的河水沖走了。

那天,隊伍在蜿蜒的山溝里行進,敵機突然從兩山之間飛出來,緊接著就是一陣瘋狂掃射,傅連暲不知所措,直愣愣地站在那里,幸虧旁邊有人一把將他拉進樹林,才沒有發生危險。

“他是位醫生,沒受過軍事訓練,又得過肺結核,騎馬、行軍對他來說并不容易?!备祫ζ诫m沒有見過叔公,但對他的事跡如數家珍,“參加紅軍前傅連暲每個月的收入是400大洋,放棄高薪參加紅軍,是因為他相信‘治病必治國,國不治則病難除’,而只有跟著共產黨才能找到出路?!?/p>

早在1927年,傅連暲就曾接觸過紅軍。彼時,南昌起義部隊經過長汀,傅連暲免費收治傷員,并發動當地醫務人員、青年學生參與救護,在只有3個人能勝任手術的情況下,短短幾天時間內給二三百名傷員做了手術。

時隔兩年后,紅四軍入閩,解放長汀。當時正是天花流行季節,紅軍中也有人染病。傅連暲用半個多月時間,為紅軍指戰員全部接種牛痘,天花才沒有進一步擴散。

“對黨、對紅軍,傅連暲從一開始就是充滿信任、充滿感情的?!备祫ζ秸f,一位紅軍將領腿部中彈后感染化膿,腫得“紅而發亮”,是傅連暲精心看護,最終保住了他的腿。

1931年,傅連暲在福音醫院創辦了中央根據地第一所中央紅色護士學校,他兼任校長和教員,為前方部隊培養輸送了60名看護人員。不久后,傅連暲又開辦了中央紅色醫務學校,并擔任內科、外科、急救、處方、藥物學、繃帶學等6門課程的教學。

長征路上,由于高強度行軍和惡劣自然環境,體弱的傅連暲一直經受著病痛的折磨,險些在翻越夾金山時昏死過去,但他仍像在蘇區時一樣堅持工作,為紅軍將士解除病患。

一次,一位戰士因牙疾發作,腫痛難忍,躺在路邊。見狀,傅連暲抓起一把雪,團成小雪球,讓那名戰士含在口中冷凍麻醉,然后給他拔除了病牙。

還有一次,傅連暲碰到一位即將分娩的女同志。傅連暲扶著她走了十幾里山路,在一個牛欄里為她接生,還拿出自己舍不得吃的青稞粉,用臉盆煮給她吃,直到三天后把她和孩子交給后續部隊。

傅連暲的醫術和醫德贏得了紅軍官兵的信任與敬重。傅劍平說,當時大家都親切地稱呼他“我們的傅醫生”,這也是傅連暲終其一生最喜愛的稱呼。

1936年,紅一、四方面軍會師后,傅連暲被編入左路軍,經歷了三過草地的艱難行軍。其間,紅軍曾受到傷寒癥的嚴重威脅,不少同志被奪去生命。危急時刻,傅連暲采取中醫藥療法,挽救了許多紅軍將士的生命。

第三次過草地時,部隊發生了紅眼病,傅連暲前去為戰士們檢查治療。他還從運輸連挑選了4名女戰士充實進醫訓班,一邊過草地,一邊學醫,一邊為戰士們治病。長征勝利結束,這個共有14人的醫訓班也結業了。

上世紀60年代,傅連暲撰寫回憶文章時,曾用“痛苦不堪”四字形容過草地的經歷,但不管環境如何惡劣,他始終“信仰毫未動搖”,最終勝利到達陜北。(據新華社電)

沒有什么能夠阻擋紅軍前進的步伐

即時 | 2019-07-03 16:52

85年前的那個冬天,離開湘南的紅軍部隊一路奔襲,挺進桂北。在突破了敵人的三道封鎖線后,前方等待著他們的是湘江這道天險。

說起湘江戰役,大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是紅軍長征出發以來最壯烈的一仗,也是關系紅軍生死存亡的關鍵一仗。7月2日,沿著當年紅軍戰士的足跡,記者一行驅車前往中央紅軍主力過江的鳳凰嘴等古老渡口,踏上這片曾被血染的土地,追尋那段舍生忘死的壯烈往事。

坪山渡口、大坪渡口、鳳凰嘴渡口、界首渡口,從北向南沿湘江依次排開,這是湘江戰役時紅軍過江的四大渡口。跟隨桂林市委黨史辦宣教科副科長歐松,記者來到如今位于廣西桂林市全州縣鳳凰鎮建安司村的鳳凰嘴渡口,此時眺望湘江,100多米寬的江流一路奔騰向北,數十年前的那天,紅軍戰士于此在敵人的槍林彈雨中殺出一條血路,跨越渡口,勇闖湘江。

紅軍長征以來,突破了敵人在贛、粵、湘設置的三道封鎖線。為避免中央紅軍和湘鄂西紅軍會合,敵軍在桂北的湘江兩岸布下第四道封鎖線,意圖剿滅紅軍于湘漓兩水以東的地區。

歐松告訴記者,那時,擺在紅軍面前的是這樣的險境——西面有湘江和越城嶺的阻擋,北、南、東有敵人的重兵圍追堵截,敵人已經張開一張“口袋”,等著紅軍往這“口袋”里鉆。不能北進、不能南下、更不能后退,唯一的出路就是殺出一條血路,搶渡湘江,向西挺進!

在當地村民的指引下,記者看到在鳳凰嘴渡口上游有座八字堰,那里的江面較為寬闊,枯水季節的水深大概到腹部,可以直接涉渡。1934年12月1日,紅軍的九、五、八軍團正是在這里搶渡湘江。

說起湘江戰役,鳳凰鎮建安司村的村民每人都有無法磨滅的記憶。村民蔣濟勇老人今年已經96歲了,坐在鳳凰嘴渡口邊,他向記者講述起他在11歲時經歷的湘江戰役。當時他躲在墻角,看到有兩架飛機在江上低空盤旋,不停向正在渡江的紅軍扔彈、打槍。紅軍戰士踏著冰冷的河水過江,那時正是白天,紅軍目標明顯,蔣濟勇看到一個個戰士倒在江水里。

遭到敵機狂轟濫炸的紅軍損失慘重。隨后趕來的桂軍更是架起機槍對過江的紅軍瘋狂掃射,戰士們成片倒在了血水之中。12月1日下午,湘江東岸的紅軍才終于渡過了湘江。

今年57歲的建安司村村民蔣仕發沒有經歷過湘江戰役,但自打幼時起,紅軍過湘江的這段往事就經常被爺爺蔣朝庭和父親蔣庭忠提起?!凹t軍大部隊過江后,繼續向西前行。但有十幾個紅八軍團的戰士留在了村里養傷?!笔Y仕發對記者說,他的爺爺就收留了兩位戰士,一個姓李,一個姓張。

蔣朝庭將紅軍戰士藏在家中的“窖眼”里,并找來村里的醫生為他們治療?!敖蜒邸笔钱數囟诜e過冬糧食的地窖,為了不讓來村里搜查的保安團發現,蔣朝庭特意在這個2米多深的地窖里用木板設置了一個夾層,將戰士藏在木板下,上面堆滿了紅薯、糧食。20多天后,傷情好轉的幾位戰士謝別蔣朝庭等幾位老鄉,一路沿江追趕部隊。

英勇紅軍血染湘江渡口的壯舉印刻在當地每個百姓的記憶里,在距鳳凰嘴不遠處的大坪渡口,大坪村村民唐咸井告訴記者,那時爺爺唐修河目睹了紅軍在經過大坪渡口時,有些戰士不諳水性,在涉水過灘涂時便倒在了冰冷的江里。惡劣的環境并未阻擋紅軍堅定的步伐,一批又一批將士前仆后繼,在敵人的追擊下跨越了100余米寬的湘江。

湘江戰役是壯烈的?!把臼锵?,三年不食湘江魚,尸體遍江底?!碑斈昙t軍戰士的遺體順流而下,被沖到了河邊,村民不忍看到他們暴尸江中,便自發撿撈尸體。這些戰士大多都是年輕人,在1934年的那個冬天,他們永遠沉睡在了湘江冰冷的江底。他們用自己的犧牲為紅軍的這次長征迎來轉機,為革命的勝利帶去希望的曙光。

走進距離鳳凰嘴渡口不遠處的鳳凰鎮和平紅軍小學,五年級二班的孩子們正在教室里齊聲朗誦《七律·長征》,其中一個名叫蔣福的同學聲音尤為洪亮,說起紅軍的故事,他滔滔不絕,因為這些他從記事起就聽老師、家中長輩講述。在鳳凰鎮和平紅軍小學,這樣的孩子還有很多,紅軍長征精神已經浸入他們的血液,在心中生根發芽。

80余年后,一個嶄新的江山在世人面前呈現,這場史詩般的遠征至今仍閃耀著火熱的光芒。

紅軍的故事永難忘(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即時 | 2019-07-03 10:28

“紅軍戰士是我見過最勇敢的人?!痹趶V西桂林興安縣華江瑤族鄉,105歲的老人支義青坐在堂屋前,講述著紅軍的故事。

1934年11月,國民黨反動派布下嚴密的第四道封鎖線,妄圖把中央紅軍消滅在湘江以東。當時湘江寬百余米,沒有一座橋。紅軍部隊為加快行軍速度,只好架設浮橋。支義青和鄉親們卸下了自家門板,劃著平時運米的商船,冒著生命危險加入到架橋的隊伍中。

“開始我們都害怕,但看到紅軍戰士遍體鱗傷依然拼命往前沖,我們被感動了?!?支義青說起來仍很激動,“紅軍不讓老百姓吃虧,每干一天,就給1塊光洋?!?/p>

說起架浮橋的細節,支義青現場演示起來?!笆紫葘⒋懦梢慌殴潭ㄔ诮?,然后將木頭搭在船上,把木板和門板鋪在木頭上,浮橋就架好了?!?/p>

距支義青家不遠處,有一座二層小樓,外墻雖已斑駁,“紅軍是工農自己的軍隊!”等字跡仍清晰可見,落款是“紅軍宣”。

華江瑤族鄉副鄉長黃磊介紹,這里曾是千祥村的寺廟,也是中央紅軍突破湘江封鎖線的臨時休整地,標語就是紅軍路過時留下的。紅軍走后,桂軍下令毀掉這些標語,當地百姓舍不得,就用紙漿和泥灰覆蓋在上面。直到1988年冬,一場火災使得主樓外墻壁部分脫落,標語才重見天日。

“全樓23處紅軍標語,保存下來很不容易?!睍r任興安縣博物館副館長陳興華說,“這是永不磨滅的精神財富?!?/p>

華江瑤族鄉中心小學是人民解放軍援建的八一學校,目前有400多名學生,紅軍故事和長征精神在這里延續傳承?!啊都t軍過華江》等書籍是學生的必讀書,學校經常組織學生到劉華連和鄧炳彪兩位老紅軍家打掃衛生,聽他們講紅色故事?!备毙iL曹高鳳說。

“長征精神給了孩子們巨大鼓舞,培養了他們吃苦耐勞的品格?!比A江瑤族鄉人大主席、華江瑤族鄉中心小學原校長李萍說。離別之際,六年級學生梁彤吟唱了一首歌:“你的鮮血告訴我,過去的犧牲正是為了今天的時代……”梁彤說,唱起這首歌時,總會想起革命先烈?!半m然他們已經不在了,但精神依然守護著這片土地!”

一家三代守忠魂(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即時 | 2019-07-02 15:43

一座烈士墓,安靜地佇立在廣西全州縣才灣鎮才灣村米花山下,莊嚴肅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視。

老人名叫蔣石林,今年75歲。這座墓,是老人的爺爺和父親立的,長眠其中的是在腳山鋪阻擊戰中犧牲的7位紅軍烈士。

腳山鋪阻擊戰是紅軍長征湘江戰役三大阻擊戰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響,紅一軍團第一師、第二師為掩護軍委兩個縱隊和后續紅軍搶渡湘江,在腳山鋪、白沙河一帶阻擊企圖南下封鎖湘江的敵軍4個師的兵力,戰斗空前慘烈,至12月1日紅軍撤出白沙河防線,2000多名指戰員犧牲。

在腳山鋪阻擊戰打響前,紅軍部隊來到才灣村駐扎,向群眾宣講政策,還幫著村民劈柴、掃地、挑水。

紅軍愛護村民,村民愛戴紅軍。蔣石林說,很多村民自發幫紅軍磨米、蒸紅薯,給紅軍帶路,他的爺爺蔣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戰斗打響后,仍有村民給紅軍送飯送水、協助搶救傷員。

“戰斗結束后,我爺爺帶著我父親蔣受宇到離家三四里遠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亂樹叢里,發現了紅軍戰士的遺體?!笔Y石林說,爺爺和父親不忍讓紅軍戰士暴尸荒山,冒著被殺頭的危險,將7具遺體拿席子和稻草裹著,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塊燒磚。

“因為被地主舉報‘通共’,爺爺蹲了大牢,受盡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親當時也被關進附近一間倉庫,奶奶東拼西湊,交了8塊銀元才把他贖出來?!笔Y石林回憶道,“父親總說,紅軍戰士為革命流血犧牲,我們這點付出不算什么。爺爺臨終前囑托,一定要守護好這座紅軍墓?!?/p>

每年春節前夕和清明,蔣忠太的子孫們都會來此祭拜,盡管他們至今仍不知道這7位紅軍烈士的名字。

2002年,蔣受宇去世后,帶領家人守墓祭掃的任務落在蔣石林的肩頭。今年4月,當地政府對這座墓葬修繕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戰役紅軍烈士墓葬保護點。

蔣石林的孫子蔣明峰今年14歲,他說,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學習、工作,每次回鄉,也都要來紅軍烈士墓看看。

85年歲月無言,惟有青山忠骨,訴說著紅軍烈士的不畏犧牲,也見證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誠堅守。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02日 04 版)

難忘“紅軍渡”(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即時 | 2019-07-02 15:27

湖南省永州市道縣,是湖南通往廣東、廣西的要塞。湘江支流瀟水穿道縣縣城而過。

85年前,中央紅軍的開路先鋒,紅一軍團第二師第四團在這里夜渡瀟水,奔襲道州城,為紅軍主力渡瀟水開辟了道路。

6月30日,記者來到水南村一處名為“紅軍渡”的浮橋。當年支撐浮橋的木船早已換成了鐵殼船,兩條鐵鏈串起來20多只鐵船,密實的木條整齊排列。如今,浮橋仍是兩岸百姓往來的重要通道。

“耿飚帶領的紅四團,成功搶渡瀟水,為紅軍主力渡瀟水,進而突破湘江天險贏得了主動?!痹揽h史志辦副主任唐小峰說。1996年,道縣人民政府在浮橋邊立下了“紅軍渡”石碑,以紀念這段歷史。

道縣的“紅軍渡”有很多,每個渡口都有一段難忘的故事。

審章塘鄉葫蘆巖村邱聲彪老人有一個竹碗,是一位紅軍戰士當年所贈。

邱聲彪的父親邱家儒當時是船夫。因為渡河部隊人數眾多,渡船遠遠不夠,當地村民便自發卸掉自家門板、床鋪板,幫助紅軍架設起浮橋,大部隊得以迅速通過。一位紅軍戰士乘坐邱家儒的船過河后,將竹碗送給了邱家儒。這只竹碗,也成為烽火歲月中紅軍與百姓魚水情深的見證。紅軍主力分別從水南、洲背、茶園、白馬渡等渡口搶渡瀟水。憑借著瀟水這個天然屏障,紅軍形成一道長達百里的防線,將敵人阻擊在瀟水以東。

【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廣西興安:遮風擋雨“紅斗笠” 頂天立地永銘記

即時 | 2019-07-02 10:27

敬一杯家鄉的米酒,帶回一壺湘江的水。7月1日,閩西籍紅軍后代的代表來到廣西壯族自治區興安縣界首紅軍渡口,祭奠在湘江戰役中犧牲的紅軍烈士。

湘江隸屬長江流域洞庭湖水系,是湖南省最大的河流,而她的發源地之一則位于廣西壯族自治區境內。溯江而上,河道在有些地方變得非常狹窄,這非常利于紅軍部隊渡江。1934年,湘江戰役主要在湘江上游的廣西興安縣、全州縣和灌陽縣打響。

“我爺爺蔡開銘1933年參加紅五軍團34師,在湘江戰役中英勇犧牲?!眮碜愿=ㄊ¢L汀縣的紅軍后代蔡金旺眼含淚花,“今天,我帶來了一頂紅軍斗笠。這頂斗笠的樣式是1932年冬天,毛澤東同志在長汀期間親手改的,當時他把尖頂寬邊的粵軍斗笠樣式,改成了現在的平頂纏邊樣式,行軍路上不磨衣,雨天遮雨、晴天當扇子,休息可當枕頭、當坐墊?!?/p>

“我爺爺就是戴著這種斗笠參加紅軍、參加長征的。他沒有留下任何照片、畫像;他留給家族人最深的印象是頭戴斗笠參加紅軍。因此,我們祖屋里沒有他的畫像,而是掛著一頂這樣的紅軍斗笠?!痹诓探鹜鷥簳r的記憶中,一頂紅軍斗笠就代表著爺爺。

據黨史專家農丕澤介紹,1934年11月,紅軍先后突破敵人設置在贛、粵、湘三省的一、二、三道封鎖線,由湘南向桂北前進。國民黨看出了中央紅軍的行動意圖是與湘鄂西紅軍會合,急忙調重兵,在桂北的湘江兩岸布下第四道封鎖線,妄圖殲滅紅軍于湘漓兩水以東地區。

為此,國民黨任命湖南軍閥何鍵為“追剿軍”總司令。何鍵下令以15個師分5路“追剿”西進紅軍。桂系的兩個軍5個師共約2萬多人,加上3個地區的民團約1.8萬多人,已先期盤踞桂北的全縣、興安、灌陽及桂東北的恭城、賀縣等地,防止紅軍從桂北、桂東北兩個方向深入廣西腹地。

中央紅軍于當年11月25日進入廣西地域。而此時廣西敵軍分布已形如一個“口袋”,西面有湘江和越城嶺的阻擋,北、南、東有敵人的重兵圍追堵截,等待著紅軍往這個“口袋”里鉆。紅軍既不能北進,也不能南下,更不能后退,唯一的出路是殺出一條血路,向西挺進。

“紅軍最終以重大代價,粉碎了國民黨企圖將紅軍消滅在湘江的陰謀?!睆V西桂林市委黨史研究室黃利明說,湘江戰役是紅軍長征最壯烈的一戰,是關系中央紅軍生死存亡的關鍵一戰。

為了與桂北人民共同緬懷紅軍英烈,秉承先烈遺志,傳承紅色基因,蔡金旺把這頂珍貴的紅軍斗笠捐贈給了興安縣。

如今,蔡金旺對自己的爺爺,對這頂紅軍斗笠也有了更深的理解。他在紅軍長征突破湘江烈士紀念碑園的捐贈儀式上說:“我的家鄉長汀,是紅軍的故鄉,在中央紅軍長征前夕,長汀的紅軍斗笠廠火速趕制了20萬頂斗笠,以確保紅軍長征時,每人都能戴上一頂新斗笠?!辈探鹜f,斗笠和草鞋,頭頂是天,腳底是地,因為斗笠與草鞋,能讓天空與大地和生命之軀相連。當生命從屬于革命時,斗笠便成了一片紅色的天空。斗笠是遮風擋雨、頂天立地的象征。

歷經漫長歲月的洗禮,蔡金旺帶來的這頂斗笠已有些殘破。但紅軍在湘江戰役中體現出來的不怕犧牲、勇于擔當的長征精神,將被后人永遠銘記。

官亨村的紅色回憶

即時 | 2019-06-29 11:46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光明日報記者 李睿宸 張青 孫云清

青山處處埋忠骨,何須馬革裹尸還。在湖南省汝城縣官亨村,一座紅軍墓靜靜矗立于群山間,300余名紅軍戰士長眠于此。80多年前,紅軍在長征路上打響了延壽阻擊戰,這是突破敵人第二道封鎖線的關鍵一役,發生在官亨村青石寨的那場阻擊戰尤為慘烈。

6月27日,記者來到官亨村,行走在泥濘的山間小路上,開始探訪這片紅軍戰士灑下熱血的土地,回溯那段蕩氣回腸的戰斗往事。

 “兄弟們,跟我來!”

1934年11月11日,紅五軍團總指揮董振堂接到朱德總司令的電令:“五軍團12日仍留原地不動,其任務為掩護我軍通過延壽圩至文明司大道,并擊退自汝城經勾頭坳及延壽圩來追之敵,在有利條件下應殲滅之?!比瓿强h委黨史研究室主任傅選林介紹,當時,因輜重拖累,紅軍的后勤部隊擁塞于延壽至嶺秀20余里長的山間小道上,行動極為遲緩。而國民黨粵軍陳濟棠部兩個師、兩個獨立旅已然追擊紅軍至延壽簡家橋、中洞、九如、桑坪一帶,情況非常危急。

“官亨村三面環山,一面臨水,國民黨部隊正是想要利用這種地形將紅軍扼殺于此?!笔煜み@段歷史的傅選林告訴記者,為掩護后勤部隊順利、安全通過,董振堂帶領紅五軍團的戰士迅速搶占了下楊村后面的維堆山和獅形嶺,并在能夠俯控延壽江的青石寨制高點進行阻擊。敵人向青石寨發起強攻,戰士們死死守住青石寨制高點。

“當時雙方反復爭奪,制高點幾經易手,戰斗呈白熱化狀態,敵人恃強大火力曾一度奪占了青石寨,向正在涉水過江的紅軍瘋狂掃射?!备颠x林說。

槍林彈雨中,一批批紅軍戰士倒下,尸橫河畔,血紅江水。

“兄弟們,跟我來!”千鈞一發之際,董振堂振臂高呼。他手端機槍,率先向山頭沖去,戰士們緊跟其后,再一次奪回了青石寨制高點。這場血戰持續了三天三夜,后勤輜重隊伍終于順利通過,董振堂帶領紅五軍團翻過楊家嶺,終于到文明鄉和大部隊會合。

每次講述起這段往事,胡平文都難掩激動。胡平文自幼生活在官亨村,紅五軍團血戰青石寨的故事,他經常聽村里的長輩們說起?!按暹叺哪菞l延壽河,當時被紅軍戰士的鮮血染紅了,戰斗結束后,村民們將紅軍戰士的尸體搬到了一處空地,建了這座紅軍墓?!?/p>

在當地村民的帶領下,記者登上這座曾被鏖戰洗禮的青石寨,石頭砌成的戰壕如今已被雜草包圍,望著山下靜靜流淌的延壽河,以及河畔屹立的紅軍墓,戰士們奮勇廝殺的號角仿佛仍在耳畔回響。青石寨守住了,延壽阻擊戰勝利了,蔥郁的群山間,忠魂安在?

塵封62年的借據

官亨村注定是一個寫滿紅色回憶的土地。

經過官亨村的不僅是董振堂率領的紅五軍團,其他紅軍部隊經過時留下的故事至今仍在這里傳頌。

在汝城縣檔案館,館長何向陽向記者展示了這樣一份借據,上面工整地書寫著:“今借到胡四德伯伯稻谷一百零伍擔,生豬三頭,重量伍佰零三斤,雞一拾貳只,重量肆拾貳斤?!甭淇钍羌t三軍團葉祖令。借據中的主人公胡四德伯伯早已去世,族中后人胡炳燈向記者講述起這張借據的由來。

故事仍是發生在1934年的那個冬天,紅三軍團經過官亨村,在突破了敵人的層層夾擊后,紅軍嚴重缺糧,戰士們幾天幾夜沒有進食,有的甚至暈倒在路邊??吹郊t軍即使這樣艱苦,仍紀律嚴明,不驚擾百姓,村民胡四德召來族人,為紅軍籌糧。很快,各家各戶籌來的105擔稻谷、3頭生豬、12只雞便送到了司務長葉祖令手上。

“聽長輩們說,葉祖令當時特意寫下了這份字據,并告訴胡四德和村民,相信在不久后,全國就會解放,到時請拿上這份借據,找政府去兌換吧?!焙粽f。后來胡四德將這份借據放到鐵盒里,藏進了墻洞中,62年后,胡四德的孫子胡運海無意中挖到這份借據,經過族中老人的回憶,這段紅軍借據的往事才得以重現。

從1934年10月29日起,中央紅軍長征進入湖南省汝城縣歷時16天,其間取得了濠頭圩、蘇仙嶺、泰來圩、青石寨等戰斗的勝利,成功突破了第二道封鎖線。如今回看這些戰斗,處處活躍著當地百姓的身影。他們給紅軍帶路、做擔架、抬傷兵、治療傷員、生火取暖、煮飯……帶著當地百姓的寄托,英勇的紅軍隊伍繼續踏上戰略轉移的征程。

是什么讓紅軍隊伍在一次次戰斗中絕處逢生?是什么讓紅軍戰士們冒著槍林彈雨仍能高喊“兄弟們,跟我來”?是什么讓百姓們甘愿為紅軍無條件獻出糧食?答案寫在每一位紅軍指戰員的信念里——為窮苦百姓得解放而斗爭,為新世界的建立而前進。

在突破第二道封鎖線后,紅軍隊伍翻越離開官亨村,在汝城縣文明鄉進行了長征以來的首次休整,此時作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政府主席的毛澤東和中國工農紅軍總司令朱德,正在醞釀一份影響深遠的宣言書。1934年11月7日,由毛澤東和朱德聯合署名的《出路在哪里》發表。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共產黨所主張的蘇維埃紅軍,就是你們的出路……我們還有我們自己的紅軍與蘇維埃政府的幫助,我們一定會勝利,我們一定要勝利,我們無論如何要勝利?!?/p>

在文明鄉五一村,這份長征宣言書至今仍張貼在墻壁上,雖年代久遠,但其上的文字依稀可見,其綻放的信仰的力量更是歷久彌新。

(光明日報湖南郴州6月28日電)

《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29日 05版)

紅歌,在代代傳唱(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即時 | 2019-06-24 11:33

陰雨綿綿,村路崎嶇,記者一行人踩著碎石子追隨紅軍當年的足跡,忽聞一段歌聲從街巷傳出,稚嫩清脆、宛轉悠揚,便立刻循聲而去。

“當兵就要當紅軍,處處工農來歡迎,官長士兵都一樣,沒有誰來壓迫人……”在廣東韶關南雄市上朔村徐氏宗祠前,十來名身著紅軍裝的小學生正高唱著《當紅軍歌》。宗祠門口的石階布滿青苔,墻壁愈顯斑駁,右側墻上的詞譜原跡仍依稀可辨。義務講解員、南雄市油山鎮人大主席黃樹材介紹,這首歌是目前南雄發現的唯一一首有曲譜、有歌詞、能傳唱的完整紅軍歌曲。

“入學的時候老師就給我們唱這首歌,現在我們也天天唱?!庇蜕芥偞筇林行男W六年級學生謝逸說,“紅軍是一支不怕苦、不怕累的隊伍,我們想用歌聲緬懷革命先烈?!?/p>

上朔村是南雄著名的革命老區和紅色蘇區。1934年10月,紅軍從江西出發,紅一方面軍先頭部隊從江西信豐進入南雄,一路偵察踩點,過關斬將,來到上朔村。

“紅軍戰士講規矩、守紀律,不愿給當地村民添麻煩?!弊鳛榧t軍后代,黃樹材了解很多紅軍故事。他告訴記者,雖然當時村民們紛紛要把自己最好的房間讓給紅軍住宿,但戰士們堅持住在祠堂里、柴房中、街道邊、屋檐下,徐氏宗祠正是他們的宿營地之一。

為百姓劈柴挑水、打掃衛生,給村莊修復水利、加固水井,自己卻婉拒村民捐獻的衣被布料,或是打上欠條,承諾日后定當歸還……在上朔村,這樣的故事被村民們反復講述,革命先烈的精神也流傳至今。

開國少將彭顯倫就是上朔村人,在長征期間,他擔任紅一軍團一師二團供給處主任?!耙驗榧t軍行動嚴格保密,我的父親長征路過家門而不入?!闭f起父親,女兒彭霄言語里滿是自豪,“他們有著偉大的目標和堅定的信念,認為革命肯定會成功?!?/p>

“我們幾個紅軍后代三次重走長征路,一路上看到許多烈士紀念碑和陵園?!迸盹@倫將軍的兒子彭勃說,“正是在這些傳承紅色精神的活動中,我們得以感受到父親當年是如何冒著槍林彈雨走完兩萬五千里長征的?!?/p>

如今,前來彭顯倫將軍家鄉學習和感受紅色文化的人們絡繹不絕。歷史昭示未來,紅軍長征廣場上剛剛澆鑄完成的一串銅腳印喻示著大家,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長征,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擔當,我們要走好我們這一代人的長征路。

“村里有棵古榕樹,被火燒、被雷劈、被槍打、被炮轟,卻依然還在那里?!表樦S樹材手指的方向望去,一棵老樹在風雨中搖擺著枝葉,傲然挺立,就好像85年前開始長征的紅軍隊伍,雖飽受滄桑、歷經磨難,但其精神生生不息、代代相傳。

【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憶烽火歲月 舍生取義為信仰

即時 | 2019-06-24 11:28

央視網消息(新聞聯播):長征是一場理想信念的遠征,承載著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記者再走長征路”采訪團隊在福建閩西沿著先輩的足跡,尋訪這片紅色土地上的信仰力量。

從贛南到閩西,我們第一站到達福建省長汀縣。

85年前的9月30日,紅九軍團在長汀縣中復村集結踏上長征路。出發前保衛中央蘇區的最后一次大戰,就發生在中復村前的松毛嶺。戰前,長汀百姓無論男女老少,踴躍參軍。

一位名叫羅云然的老人,自己的三個兒子已經犧牲在了反“圍剿”的戰場上,得知松毛嶺戰事激烈,又把剩下三個兒子送來參軍。

當年毛澤東在長汀期間經常來到這口井邊和群眾拉家常,他了解到長汀百姓缺柴少鹽,米價又貴??墒钱敃r的汀州市蘇維埃政府只注重擴大紅軍,并未注意到群眾的實際生活問題。于是毛澤東就把了解到的情況和思考的解決辦法寫了下來,請干部們一條一條地看。

行進在閩西大地的青山綠水間,我們來到了紅軍長征的另外一個出發地三明市寧化縣?!熬虏碎_花一桿心,割掉髻子當紅軍;保護紅軍萬萬歲,割掉髻子也甘心?!?0多年前,當地許多客家婦女剪掉髻鬟加入紅軍,這支紅色娘子軍不少人犧牲在長征路上。

我們從寧化縣行進到清流縣,這里的毛澤東舊居墻壁上有一條紅軍標語,落款是紅軍七師一團。這支部隊后來整編成為紅34師的一部分。擔任中央紅軍總后衛的紅34師,6000多人主要是閩西子弟,為掩護主力紅軍突圍,他們在湘江一戰中幾乎全員犧牲。

近三萬閩西兒女隨中央紅軍長征,最后到達陜北的只剩2000多人。

為了信仰,先輩流血犧牲也在所不惜,他們的姓名很多甚至無人知曉,但功勛永世長存。再走長征路,也是一次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尋根之旅,激勵后人在新長征路上堅定信仰,無畏前行。

瑤族村民用草藥為紅軍療傷(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即時 | 2019-06-22 09:50

  圖為譚長標(左一)在給記者講述其母親救助小紅軍的故事。

本報記者 崔 璨攝

1934年冬,在遭到敵軍襲擊后,一名小紅軍失散在廣東省連縣(今連州市)的竹山上。他身穿單衣短褲,光著腳板,瑟瑟發抖,正在山上挖竹筍的瑤族村民李河玉與黃紅妹將他背回家中,用草藥為他療傷。

“家里僅有的衣褲鞋子,我媽媽拿給小紅軍穿,還用米飯粥食給他充饑?!秉S紅妹的兒子、連州市瑤安民族鄉田心村村民譚長標告訴記者,他父母將小紅軍背下山安置生活,直至解放。

紅軍長征過連縣期間,當地群眾冒著風險,以各種方式支援紅軍的故事還有很多:

連縣境內山高路險,敵哨林立,是當地瑤族群眾帶路,幫助紅軍沖破重圍;

紅軍在通過敵人三道封鎖線進入連縣時,供給不繼,是當地群眾以茶油、冬菇、土紙、竹木等,幫助紅軍補充給養;

……

為什么在轉戰南北的長征途中,人們總愿意幫助紅軍隊伍,始終對他們念念不忘?群眾路線不是一天走出來的。以心換心,是紅軍隊伍的實際行動,讓群眾有了真切感受。

馮達飛是連州籍紅軍將領,他在回到家鄉休整時,了解到同鄉人受到謠言誤導,就積極聯絡鄉親,發傳單、貼標語,宣傳黨和紅軍的政策,同時嚴明紀律,不拿百姓一針一線……這些舉動,老百姓看在眼里,心里自然有桿秤。連州市委黨史研究專家黃兆星說,“馮達飛密切聯系群眾,改變了大家的看法?!?/p>

連州博物館的展板上,貼著紅軍交通員李啟財的照片。談起爺爺李啟財和紅軍,年近六旬的李志標有很多故事,“我爺爺沒什么文化,甚至不會寫自己的名字,但卻告訴我紅軍好?!?/p>

李志標從小跟著爺爺生活,在爺爺的述說里,紅軍形象日漸清晰:他們是舍命打土匪、保護百姓財產的救星;他們是與土匪交戰后留下了足足兩籮彈殼的勇士;他們是默默離開、謝絕報償的恩人……

人民隊伍為人民,紅軍與群眾的血肉聯系,是戰勝艱難險阻的堅強力量,是紅旗屹立不倒的堅固支撐。

“敬禮!”馮達飛紀念館里,一群少先隊員向革命先烈表達敬意?!斑@些有關紅軍的故事,是我的父母告訴我的,我要再講給下一代聽?!弊T長標說,“要把軍民團結的傳統一代代傳下去?!?/p>

《 人民日報 》( 2019年06月22日 04 版)

紅旗躍過汀江——尋訪福建長汀縣水口村紅軍渡口的歷史印跡

即時 | 2019-06-21 20:58

新華社福州6月21日電 題:紅旗躍過汀江——尋訪福建長汀縣水口村紅軍渡口的歷史印跡

新華社記者李松、梅常偉、劉斐、劉羽佳

群山逶迤、江流綿遠……

新華社記者再走長征路,尋訪到紅四軍第二次入閩橫渡汀江的渡口——福建省長汀縣濯田鎮水口村紅軍渡口舊址。

穿過水口村,記者看見渡口臺階右側挺立的一塊巨石上,赫然刻著“紅軍渡口”四個鮮紅的大字。

至今,當地人還口口相傳著紅軍在水口渡江的故事。

“1929年5月19日下午,紅四軍大約一個連的先頭部隊,提前一天到達水口?!遍L汀縣老區建設促進會執行秘書長兼老區精神研究會會長王堅說。他是一個地道的長汀人,長期致力于原中央蘇區口述歷史的搶救挖掘工作,對紅軍過渡口那段歷史頗有研究。

“第二天,紅軍大部隊陸續到水口,分散駐扎在水口的米行壩、坪嶺的大草坪,還有的駐扎在水口周邊的村莊?!蓖鯃哉f,“先頭部隊事先在每戶人家門墻上畫有符號標記,各個分隊的紅軍按照標記定點用餐,非常有序?!?/p>

據王堅介紹,渡口附近的幾家藥店在紅軍來之前都關店撤走了。只有在水口碼頭開設恒德堂藥局的恒德堂老板因比較了解紅軍,才一直敢開門營業。

恒德堂老板的后人曾向王堅有過這樣一段敘述:

紅軍需求的藥品量大,給出的藥品價錢很實在。紅軍大部隊過江后,還留下人負責還款還物。為表示感謝恒德堂積極配合紅軍制作急用藥品,一位紅軍干部還送給恒德堂一套青花瓷的茶具。

“紅軍渡江過程頗費周折?!蓖鯃哉f,紅軍先頭部隊來到水口時,正值汛期,水位很高,沒有橋,紅軍過渡必須靠木船擺渡。然而,環顧四周,卻不見一舟一楫。

原來,船夫們聽說有部隊來,一時弄不清是什么軍隊,怕人和船被扣留,就把船撐到遠離渡口的河灘隱藏,人也躲起來。

紅軍派出很多人到處找船,終于在附近的藍坊村發現一艘大木船,經多方打聽才找到船主人,當他知道身穿灰軍裝、腳穿草鞋的紅軍戰士都是窮苦人出身,而且態度和藹,講話誠懇,疑慮很快消除。

在當地地下黨組織和群眾的幫助下,紅軍戰士找到9條木船18個船工,他們對船工們說:“麻煩你們替我們撐船擺渡,會給你們工錢的?!贝儼胄虐胍?,把船撐回到水口碼頭。

于是,紅軍先頭部隊坐渡船過江,控制了河東的主要制高點。

“5月20日上午9時許,紅四軍大部隊從四都過濯田來到水口,準備渡江,而尾追紅軍的贛敵李文彬部已和紅軍相隔不到一日路程。不巧的是,部隊剛到渡口碼頭,突降暴雨,江水猛漲,150米寬的汀江激流滔滔?!蓖鯃哉f。

渡河,渡河!形勢迫在眉睫!

“平時擺渡只要一個人一根船篙就行,當天擺渡每條船都有兩三個船工,甚至還把船槳也用上了?!蓖鯃越忉屨f,“用船槳劃船身才不容易被大水沖偏,可走直線到達對岸?!?/p>

“從當天上午10點,一直到下午4點,9條木船不間斷地擺渡?!蓖鯃哉f,“6個小時,紅軍3000余人全部順利渡過汀江,徹底甩開敵人。紅軍給每個船工發了一塊銀元?!?/p>

有些船工看到紅軍買賣公平,愛護百姓,才明白了這是一支為窮苦人民打天下的隊伍,在擺渡送紅軍過江后,當天就回家告別親人,并約上同村的伙伴一起參加了紅軍。

紅軍揮師過江后,直插閩西腹地,一舉攻下龍巖、上杭,打土豪,分田地,擴大地方赤衛隊,開辟了閩西革命根據地。

這年秋天,毛澤東寫下了“紅旗躍過汀江,直下龍巖上杭。收拾金甌一片,分田分地真忙”的豪邁詩篇。

跳動不息的“蘇維埃血脈”——“中央紅色交通線”解碼

即時 | 2019-06-21 20:57

新華社福州6月21日電 題:跳動不息的“蘇維埃血脈”——“中央紅色交通線”解碼

新華社記者

青磚道,木屋房,步入福建長汀縣汀州鎮五通街113號,這座80多年前的中華蘇維埃福建省郵務管理局舊址散發出厚重的歷史氣息,仿佛低聲輕語一段隱秘而又波瀾壯闊的紅色歲月。

1930年至1931年,為溝通中央蘇區與上海黨中央的聯系,中央交通局以閩西蘇區的“工農通訊社”機要交通網為基礎,建立了一條串聯上?!愀邸穷^—大埔—永定—長汀—瑞金的交通線,即“中央紅色交通線”。

1932年3月,中華蘇維埃福建省郵務管理局在長汀改設成立,形成以汀州為中心的紅色郵路網,解決蘇區信函往來、運送地下工作人員、傳輸與轉運重要物資。

被稱為“紅色小上?!钡拈L汀交通便利,是閩粵贛三省的古道樞紐和邊陲要沖。汀江繞城南流,航運發達,使長汀成為閩西、贛南各縣的物資集散地。

“當年,‘中央紅色交通線’運輸物資最主要是通過汀江航道,這條水路是最便捷快速的路線?!鄙陂L汀的中央蘇區紅色文化研究學者王堅說,此外還有陸上交通路線和叢林交通路線,但都面臨更多國民黨軍及民團封鎖壓力,行進速度緩慢。

在路上和叢林里,由于敵人封鎖,交通運輸員們有村不能進,只能繞著走,白天不能走,只能晚上摸黑走。他們常常要翻越人跡罕至的茂林峻嶺,為防止敵人發覺,還要注意消除走過的痕跡。蘇區嚴重缺鹽,交通運輸員們常常在執行護送人員及傳遞情報的任務時,還要把鹽捆在身上,日曬雨淋,被汗水和雨水融化的鹽粘在身上,令人感覺異常難受。

通過“中央紅色交通線”,黨的中央機關安全轉移到中央蘇區,一大批蘇區急需的無線電設備技術人員和文藝工作者被安全護送到中央蘇區,蘇區300萬人民需要的大量食鹽、布及其他緊缺物資也被護送轉運到中央蘇區。

為了支援前線、支援紅軍、支援蘇區的革命斗爭,當地百姓不僅用貢獻物產表達對人民軍隊的熱愛,還積極投入到輸送物資的隊伍中。據統計,1931年4月至7月,長汀、連城兩縣曾組織40至50歲的男子成立運輸隊,配合紅軍作戰,源源不斷地輸送物資到前方。

來到長汀縣濯田鎮水口村的汀江渡口,江水打著旋兒流過,岸邊臺階上的泥土暗示著不久前雨后漲水的位置。

該渡口曾是汀江水運、陸運交接的重要關口,當年是紅軍部隊輾轉作戰的交通樞紐,承接了人員、物資的傳輸、轉運,是一個重要的“中央紅色交通線”水陸交通中轉站。

據王堅介紹,蘇區時期,附近村落里有紅軍的樟腦廠和硝鹽廠,生產的物資通過這條汀江運往各方向的紅軍主力軍團,而當時蘇區有毛邊紙、鎢礦、木材和谷米等產物,也多通過這條水上航線運往白區進行貿易,再購回蘇區所需的重要物資。

在中央紅軍主力1934年10月長征前夕,水口等村依靠撐船工人多,組織了一支“河流游擊隊”,搶運糧食和其他一大批軍需物資到濯田,再肩挑到四都,有力支援了革命斗爭的開展。

“紅色后代”、原汀西縣蘇維埃政府主席賴興銀的孫子賴光耀說,曾是運輸隊一員的奶奶在紅軍長征前日夜兼程挑糧,運輸物資,每天要挑兩擔糧食,走60公里路,在主力紅軍長征后又繼續為當地游擊隊運糧。

“年輕時走路用膝蓋太多了,結果奶奶才60多歲就走不動路了?!彼f。

江水奔流不息,青山連綿不絕,“中央紅色交通線”宛如跳動不止的血脈,滋養著蘇維埃共和國,滋養著紅軍革命的隊伍。(記者劉斐、李松、梅常偉、劉羽佳、吳劍鋒)

編輯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網站公告 | 法律顧問
國新辦發函[2001]232號 閩ICP備案號(閩ICP備05022042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編號:35120170001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閩網文〔2019〕3630-217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移動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證號:1310572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閩)字第085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新出網證(閩)字12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閩B2-20100029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閩)-經營性-2015-0001
福建日報報業集團擁有東南網采編人員所創作作品之版權,未經報業集團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傳播
職業道德監督、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91-87095151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0591-87275327
全國非法網絡公關工商部門舉報: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
体彩顶呱刮代理